“隔代亲”是人的另类生殖崇拜

来源: 作者:王玲玲(云南财经大学) 时间:2014-11-20 点击:1833

  提起独生子女代,人们自然就会联想到隔代教育,对其利弊的争执也不绝于耳。其实,难解的隔代情结,承载了厚重的历史。在中国,隔代亲源远流长,自古有之。当历史的车轮驶进了21世纪,独生子女的父母们把隔代亲演绎得淋漓尽致时,由隔代亲派生出的当代中国家庭教育的一个重要课题——隔代教育,它引起了人们越来越多的关注。

  当父母升级为祖父母或外祖父母,亲子关系就起了变化。祖辈与孙辈的关系,就成为了过去与未来的一个新的联结点。“隔代”,犹如人生的两端,或者说是生命的两极。有人作了形象的比喻:一个是黎明,一个是黄昏,在日出和日落时分,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一幅三世同堂的天伦之乐图,更看到了生命的延续和回归这两个环节,在孙辈与祖辈身上的紧密相扣。

 “隔代亲”的历史远源流长。自古以来祖辈与孙辈之间,就有一种不可分割的历史传承。这种传承,并非要靠书写的历史记载,更多的是血脉相承。在文字不发达的远古时代,许多历史都是以口耳相传,老人们往往都能够准确地背诵出他们氏族的糸谱和图腾。人们一般都渴望知道自己的历史,知道家庭的历史,而祖辈们恰恰可以满足这种渴望的心情。因此,他们的地位无人可以取代。

  隔代亲是来自于人类最原始、最古老的情结,是另类生殖崇拜的反映。人的生命有限,而新生命的诞生,使生命延续又一次有了新的接力。身为祖辈,一旦进入晚年,他们就把“抱孙子”视为人生头等大事。只有儿孙绕膝,他们才有完成神圣使命的释然,否则,将抱憾一生。在不少地方,许多祖辈盼望抱孙子的心情,甚至比小两口还要迫切。因为,人生是一个赛场,即将退出人生赛场的祖辈,对人生是那样的依恋,因此,当他们在听到孙辈的第一声啼哭时,就有一种不可遏止的欲望:陪着跑上一程,直至生命的终结。可以说,这是每一位慈爱的老人本能的愿望。于是,“隔代亲”就有了生生不息的上演。

 “隔代亲”,从亲情和生命的角度去审视,它的确是人类生殖崇拜的标志。孩子们的潜意识里都有这样的推演公式:爷爷生了爸爸,爸爸又生了我。这种生殖崇拜,无可厚非。这是人类永恒的父母情结,也是最伟大、最令人感动的父爱和母爱。因此,我们今天所讲的“隔代教育”,它是由“隔代亲”自然派生的一种家庭教育形式。

  中国人心目中的家族繁衍与延续,不仅表现于肉体生命之中,表现为“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一层面上,还表现在家族永远富贵兴旺的社会性生命的发展之中。这就是我国历史上隔代教育之所以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


  • 上一篇文章: 已经是第一篇
  • 下一篇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