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寄宿制学校中小学生青春期性健康教育模式探索

来源: 作者: 时间:2011-11-25 点击:2312

 

农村寄宿制学校中小学生青春期性健康教育模式探索

(试点学校建立阶段)

 

农村寄宿制学校中小学生青春期性健康教育模式探索”按照预定的目标,现已完成本年度的研究任务,即“试点学校建立阶段”的研究与实践。   

中小学生青春期性健康在我国处于认识、摸索、实践的初期,全国除北京、深圳、杭州、成都等大城市有所实践外,云南省就目前来说尚未有确切的研究与实践,特别是在较为贫困的农村山区寄宿制学校进行该项教育活动是前所未有的。因此,研究项目具有首创性与挑战性,又充满复杂性和艰巨性。

 

 

做好基线调研,扎深项目根基

再议项目必要性

     在边远贫困的农村山区寄宿制中小学校里学习的孩子,每周有5天的时间都生活、学习在封闭式的学校里。从小学高年级起,孩子们逐渐地进入青春发育生长时期,在他(她)们身边天天发生着许多与性健康有关的问题,她们特别地需要相关知识服务和人文关怀。在项目组成员深入调研的学校里,虽然国家规定有义务教育阶段的健康教育课程,学校却常常没有专职老师,也不能保证课时,有的由班主任在课内、课外简单地、说教式地点一下,或就事论事地与学生说一说。国家发行的教材对青春期性健康教育的内容只是一些知识点滴,缺乏学生实际生长发育过程中所需要的具有指导意义的较为完整知识。学校老师们虽然认识到此问题的重要,但工作压力使其只能就事论事,不可能投入精力和时间对学生进行系统的生理卫生教育。

农村山区孩子的家长们一般文化偏低,更有一些传统习俗的束缚,加上沉重的生活压力,对孩子的身心成长十分淡漠。农村、山区缺乏充分的信息文化的影响和传播,孩子不易自行获得有益的相关知识。正在迅速发育成长的孩子缺乏来自家庭和社会的应有的性健康教育和关爱。农村学生初中毕业后大多直接外出打工,他(她)们对健康的性知识缺乏认识和了解,进入社会后,存在着因缺乏正确的性观念和自我保护意识和能力而早孕、流产,增加感染性病、艾滋病的风险。

因而关注农村寄宿制学校学生青春期性健康教育具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和作用,把它作为本项目的工作目标是形势所趋,是孩子所需,是学校教育所必需。

 

进入学校,开展零距离基线调研

居于本项目的超前性和创新性,复杂性和艰巨性,要求项目组成员在开展工作时既要开创探索,又要谨慎仔细,来不得半点马虎和激进。

在做了长时间的准备之后,活动小组于5月19日和6月9日深入到西山区的两所农村山区寄宿制学校—永靖小学和明朗民族中学进行基线调研。调研活动主要由专家采用参与式活动方法对学生和老师进行初次的健康知识培训,并让学生对项目组成员项目的目标与愿景有一个初步的知晓和把握。在永靖小学还召开了学生、教师座谈会,向教师作问卷调查,进行个别访谈等活动。在明朗民族中学对152位同学和11位教师进行问卷调查,并展开交流和访谈活动。经初步了解,孩子们思想和心理上的需求要大于生理和知识上的需求。中学90%以上的女生已来月经,大多数是13—14岁来的。她们对月经来后会有些什么后续问题,会带来什么身心变化,生活中应注意什么等等几乎没有想过,访谈的十几个女生无一人想过,只有一两个人的妈妈说过一点。问她们如有不好的后果会害怕吗?孩子们回答“太怕了”。问有人教过防范性伤害的办法没有,孩子们说学校没教过,有少数孩子的家长教过很少的一些方法。她们非常想知道和掌握这方面的知识。

基线调研为实验学校的确定提供了依据,为下一步工作提供了大量素材参考和事实支持。

 

遴选实验学校,确保目标实现

确定实验学校是完成本项目的基本条件。经过反复调研与筛选,并与具体学校领导、教师的反复交流、讨论,最后项目组决定把西山区团结乡的永靖中心小学和明朗民族中学以及西山区高级职业中学作为实验学校。

 

 

注重理论学习、涵养科学精神

广泛收集材料,全面理论侵润

  本项目的研究中涉及许多专业理论知识,工作之初,项目组成员需要对与本项目相关的所有背景材料进行了全面的扫描。通过各种渠道,项目组成员汇集了数百万计的文字、图片资料。接着对材料进行了认真的分析、归纳和系统的学习,力求每一个人都能在最大范围内掌握相关知识。同时组织多次的不同类型的专题理论培训,保证所有项目组成员都掌握基本理论和方法,扎实理论根基。

 

专题研究,界定理论范畴

本目涉及两个重要理论范畴,一个是“参与式方法”,一个是“性”及“性健康教育”。“参与式方法”是本项目在学校开展教育活动的主要方法,“性及“性健康教育”是教育活动的主要内容。因此项目组成员有必要弄清两个   基本概念的理论范畴。

 

 

致力于实现理论与实际的对接

在完成前面两项工作的基础上,项目进入实际操作阶段。如何将所掌握的理论知识,所调查的所有数据糅合成学校、学生实际需要的现成材料,项目组成员在对接工作中付出了巨大的心劳。

    首先,编写《农村寄宿制学校青春期性健康教育参与式活动指南(教师)》

    其次,编写《青春期性健康知识科普图册》鉴于学生对青春期性健康教育知识需求量较大,而在学校开展的培训时间却非常有限,项目组创造性地提出,把青春期性健康教育的相关知识集中编写成学生喜闻乐见的科普图册,发给学生,让学生在自己有需要的时候去阅读、去了解和认识。图册集中地表现着参与式原则中“利用参与者的已有经验主动构建知识的原则”,让学生在获得一定的相关知识后,根据自己的需要,主动自愿地去学习,形成新的知识。科普图册将成为在学校开展性健康教育的又一个炫目亮点。编写《青春期性健康知识科普图册》,项目组成员坚持科学性、常识性、针对性和可读性相结合,阐释学校学生青春期发生的性生理、性心理、性道德、性保健、性法律的相关知识。图册的知识内容以初中学生应知应晓的知识范畴我原点,向小学和高中双向辐射,尽可能地覆盖学校教育的各级学段。现在完成的只是一个框架性的初稿,由于时间仓促,图画尚未配出,知识内容有待补定,语言描述亦需改进,图册设计还在空缺。但是,作为今年内完成的初稿要求,项目组成员认为已经做得很漂亮了。

 

 

合力冲击项目核心—开展学校培训

本项目的核心目标是为了能够真正有效地在农村山区学校、在处于弱势的职业学校开展青春期性健康教育,让那里的孩子们获得有益的帮助。前边所有的努力,都为着学校培训的顺利展开,都需要在学校得到验证。在做好了一切准备之后,项目组成员分别走进了三所实验学校。

 

第一次培训活动

2011年10月9日下午,培训活动在西山区高级职业中学开始。

高一年级的40名住校学生(男生14人,女生26人),11位老师参与了培训。培训主题是“我的青春我做主”。

第一次培训收到了很好的效果。首先,参与式的培训方法让所有同学都参与了活动;其次通过学生自己分析“行为”的危险程度,归类,争执,讨论,已经明白任何“行为”都处于复杂的状态中,受各种条件的限制,需要谨慎处理。最后老师画龙点睛的小结,让所有在场的人都所触动地完整地有接受了“我的青春我做主”是有条件,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和行为的培训主题。

 

第二次培训活动

10月21日,第二次培训活动在永靖小学进行。主题是“我是男孩我是女孩”。该校六年级40位同学及16位老师(包括校长、书记)参与了培训。

教师们还对下一步的培训提出建议:山区女孩地位低,高年级女生已经处在青春期,迫切的需要让她们悦纳自己的性别;学生们成天住在一起,一些男孩子老喜欢跑到女生宿舍胡闹,需要教育学生保护自己的隐私,防止性侵犯; 学生们的性意识比以前强烈,思想变化很大,需要抓紧教育。

项目组的专家学者对教师们的问题逐一作了详尽的解答。培训在欢愉的气氛中结束。

 

第三次培训活动 

2011年10月27日下午,第三次培训活动在明朗民族中学进行。该校8年级40名学生及全校教师参加了培训。活动主题是“男生和女生”。

    培训活动在培训老师的及时有效的调整控制下转向和谐,收到很好的效果。这次培训也使项目组成员认识到,在民族学校开展性健康教育,需要充分地观照、把握民族学生的心理特点,依据他们的生活、思考方式谨慎地开展培训活动,些微的不慎就会带来不好的效果。活动之后,学校教师在对培训活动进行评估时,把较多话题集中在“参与式方式在学科教学中难于运用”的问题上,当然项目组的专家对他们的问题作出了既有理论思考又有实践体验的解答。但是从学校教师看待和处理问题的思维方式,也告诉项目组成员,在下一步的培训活动中,更要注意从学校教师、学生的实际出发,尽力思考采用适宜的方式方法、适当的内容在民族学校开展好青春期性健康教育活动。

 

对教师的培训

    对教师的培训包括随机培训以及到北京接受培训,培训的形式和内容各不相同,但都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总结一年的工作,项目组成员认为很好地完成了预定的任务。在一年的时间里,项目组的全体人员7次进出学校,数十次召开各种研讨会议;上进北京,下钻深山,不顾泥泞路滑,不惜工作繁忙、年老体衰;收集资料数百万字,写出文字数十万字;既弄懂科学理论,又掌握操作方法,既给孩子们带去温暖,还为教师送去鼓舞。在实践项目的过程中,全体人员不仅收获了丰硕的知识、长了本事,更赢得了精神的升华。

 项目组成员将在下一阶段的目标任务中,在今年工作的基础上,把它们打造成真正优秀的成果,使它们真正能够为山区、贫困地区的孩子,也可为城市的处于青春期成长高峰期的学生送去福祉,送去关怀。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